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康楠徐州
康楠徐州

康楠徐州

七朗 / 著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03 09:58
本文学网为大家最新的小说《康楠徐州》,《康楠徐州》小说康楠徐州的作者是“七朗”,《康楠徐州》全文题材新颖,剧情紧凑,喜欢这本小说的读者可以来了解一下~屋漏偏逢连夜雨,人们都说好事成双,没有想到坏事也有成双的时候。康楠刚刚与男友分手,还没在失恋的痛苦中开解出来,便又迎来了失业的噩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投诉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当康楠整理完最后一份提案材料的时候已经是零点五十五分了,又是新的一天,康楠在30岁的赛道上又多跑了一段。

Lucky睡在她的脚边,这小东西已经住进她家一周了。康楠虽然第一次养狗,但东西准备得非常齐全,全新的狗窝、进口狗粮、脖圈、牵引绳、狗零食、狗玩具。全部买完之后,看着结账单,康楠觉得自己是在供养一位大爷。

说起来,这小东西也算争气,在康楠家不作不闹,也不乱拉屎撒尿,有几次康楠由于加班回家太晚,打开门,狗急得直叫也没在屋里上厕所。康楠对于这点很是欣慰,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有些多余了,上网查的养狗知识几乎都没用上,于是对小家伙放心了一些。但凡事有好有坏,这小东西看着毛不长,却极爱掉毛,康楠爱穿黑色衣服,只要粘到狗毛就非常明显。特别是早上她整理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Lucky必然凑到她的脚边,用头来回蹭两下她的小腿。就是这两下,让她的裤腿上都是毛,她恨不得再回去换条裤子。所以康楠的LV包里总是装着一个便携式粘毛的滚轮,走到哪儿滚到哪儿。

康楠伸了一个懒腰,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拿起手机,看到有妈妈打来的未接来电和几条妈妈发来的未读信息——一定又是什么不谱的养生指南文章或者是来自亲戚的相亲关怀。这几年来,父母的这些套路,她已经非常熟悉了。

“楠楠,听你爸说你捡了一只狗,你可不能养狗,都是细菌,你没看新闻吗?养狗以后都容易怀孕畸形,万一被咬了,容易得狂犬病,所以你赶紧送走,听话!”

“楠楠,我说你听到没有!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狗!赶紧想办法送走,妈妈都是为了你好!”

“楠楠,我刚和你爸商量了,你要想养,运回来,我和你爸帮你养。妈妈保证不送人。”

康楠看完这些信息,脑袋更大了,这么多年了,她爸还是这么不讲义气,有点儿事肯定就告诉他媳妇。康楠小时候就知道她爸惯着她,所以自己想要什么或有点儿小心思都先跟她爸讲,她爸基本上都会满足她的各种要求,小到新橡皮,大到随身听,可偏偏她爸是个“妻管严”,不管什么事很快就会告诉她妈,根本藏不住秘密。康楠知道她妈一旦知道她养狗,一定不会同意。她妈是医院护士,有洁癖,家里有一点儿脏都恨不得大扫除,所以她小时候无论多么喜欢小动物都不敢往家里带。今早她给她爸打电话的时候,不小心踩到Lucky的爪子,Lucky叫了一声,她爸问她怎么了,她一时没多想就主动交代了。

康楠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她妈妈发来的信息,真希望那些在微信公众号上写文章危言耸听、造谣生事、吓唬老人的作者都遭到报应。但同时她又觉得很悲哀,觉得父母有些可怜。好不容易与时俱进,学习享受互联网的便利,百般希望将网络融入自己的生活,却要以这些虚假新闻作为途径。一阵愧疚重重地袭来,同时又非常无奈,她意识到无论自己多大,还是不能潇洒地做出自己想要的决定,她可以不在乎外人,但至亲的话她不能全然不顾,她还是要想办法去做思想工作。“逃离父母的‘控制’”是不可能的事。

一阵困倦感袭来,康楠抱着手机睡着了。

周末早上,阳光透过窗户暖暖地洒在枕头和被子上。

康楠最爱的就是周末,她可以宅在床上一动不动。别看她工作的时候雷厉风行,对待客户八面来风,其实她是一个“骨灰级”的宅女。“骨灰级”宅女和普通宅女是有本质区别的。普通宅女只是不出门,但“骨灰级”宅女是不下床。除了翻身,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想动。所以每次她都是把必须下床干的事都有秩序地排列好,再统一行动。比如喝水、上厕所、给手机充电、去拿门口的快递等。不熟悉康楠的人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充满元气的小姐姐私下竟然是一个能在床上生根发芽的废宅。

可今时不同往日,康楠遇到了人生的一大困惑——早上遛狗。

Lucky虽然懂事聪明,极少麻烦康楠,但人有三急,狗也不例外。每天早上七点,Lucky会准时从窝里爬起来,伸几个懒腰,“嗒嗒嗒”地踩着地板跑到康楠的床头边,用舌头舔着康楠的手,叫康楠起床带自己下楼方便。如果康楠一直没有反应,Lucky就开始小声呜呜地叫,委屈得不行,然后纹丝不动地盯着她。哪怕是她动一动脚趾,它都能马上再靠近一点儿,急切地呼唤她,仿佛在说“别装死,我知道你醒啦”。

头几天工作日康楠还挺开心,跟小薇说自己养了狗以后都不用定闹钟了。可到了周末不用早起上班的时候,Lucky依然风雨无阻地准时舔康楠的手。热热的,湿湿的,康楠感觉整个人的心态都要崩溃了,她打死也不想起来,但脑海里总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万一把狗憋坏了或者狗没憋住尿卧室里了怎么办?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康楠靠强大的意志力起床,套上宽松的卫衣和运动裤,蹬上一双平底鞋,带着Lucky下楼。康楠的这身装备是她的遛狗必备,有时候浑身粘得都是狗毛,和她上班时摩登时尚的打扮完全不同,分明就是两个人。

康楠住的是北京的老楼,单元之间是打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生活气息很浓,她经常会碰到遛狗的人。她在网上给Lucky挑了最贵的脖圈和牵引绳,她并不知道狗界会不会攀比,但她想让Lucky有一个新的开始,不再是朝不保夕的流浪狗。

康楠牵着Lucky刚在小区里沿着花园转了一圈,迎面一个贵妇模样的女子牵着一只泰迪走过来。两只狗远远地就被彼此吸引,带着各自的主人狂奔到一起。

这位女士热情地和康楠打招呼:“呀,你的狗是什么品种?”

什么品种?康楠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看着Lucky应该就是个“串儿”,农村叫“土狗”,好听一点儿叫“混血”,或者叫“中华田园犬”。她是不在意Lucky是什么品种的,但第一次被问这样的问题,她还真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迅速地在“串儿”“混血”“中华田园犬”三个名词里选择了“混血”,既符合事实又显得洋气。

“我家这只是混血。”康楠回答。

“呀,好机灵啊!”这位女士每一句话都带一个“呀”,显得一惊一乍的。

康楠对于“机灵”这个词有点儿不喜欢,虽然也没有什么错,可是她想起大人遇到朋友家的小孩儿时候的情景:个儿矮的夸人秀气,皮肤黑的说人健康,不漂亮的说人可爱,不可爱的说人机灵。康楠只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这时候两只狗互相闻了一阵后开始玩了起来。

这位女士对着她的泰迪道:“刚洗完澡又弄脏了,别玩了,坐下!”

泰迪无动于衷,Lucky却立刻听懂了,训练有素地坐下了。

“你好聪明啊,握手!”女士对自己家的狗不听指令一点儿没上火,倒是饶有兴趣地训练起了别人家的狗。

Lucky还真是争气,伸出小爪子不等人伸手,就开始像招财猫一样抬爪子,左边抬完又抬起右边。

Lucky显然之前受过训练,会坐、会握手,这让康楠感觉很有面子,好像开家长会,自己家的孩子考了第一名,在接受老师的表扬和其他家长的嫉妒一般,倍感骄傲。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走吧,Lucky!”和女士打完招呼,康楠笑着,昂首挺胸地牵着Lucky走出了小区。

康楠第一次因为一只狗产生了如此之大的虚荣心。

出了小区往东边走,有一块没修起来的停车场,自发地形成了一个市场,蔬菜水果、花鸟鱼虫应有尽有。康楠打算去那儿买点儿菜。第一次带着狗去买菜,还有点儿新鲜。

到了市场,自己带狗来买菜的这个场景,康楠莫名感觉似曾相识,仔细想想,应该是和初恋孙超阳有关。大三的时候,她和孙超阳正在热恋,两人一起畅想未来毕业之后的小日子。孙超阳说想养一只拉布拉多,他说拉布拉多是世界上最温驯的狗,小时候他家里养过一只,每次他心情不好时,那只拉布拉多都会跑到他身边,趴在他旁边安安静静地陪着他。不得不说孙超阳那时候真是个阳光大男孩儿,说话的时候睫毛忽闪忽闪的,眼里透着光,不时挤出一个笑容。康楠看着意气风发的孙超阳,开玩笑说:“那有狗陪着你,还要什么女朋友啊。”孙超阳说养狗可以多一个侍卫保护自己的公主,以后一起逛街、买菜、郊游都可以带着,多威风!

短暂的回忆之后,眼前嘈杂热闹的市场让康楠回到现实。她看了看脚边的Lucky,没有拉布拉多那么威武,但特别机敏懂事的样子,她颇为满意地笑了笑。

在市场里走了一圈,康楠手里已经提了一袋鸡蛋和一袋西红柿。路过煎饼摊,她手里的牵引绳忽然拉不动了,回头一看,Lucky正兴奋地对着摊主又跳又转圈。

“你想吃煎饼?”康楠心想这狗子也太聪明了吧,自己想吃啥都知道要,就差能说话和自己动手了啊。正犹豫要不要买一份煎饼带回去,就听见从摊位后面跑出来的小女孩儿喊着:“露娜,露娜,终于找到你了!”

这小女孩儿是摊主的女儿,摊主是一个30多岁的妇女。摊主看见女儿抱起了地上的小狗,赶紧从摊位里面绕出来,斥责女儿:“快放下!这狗怎么又回来了?这好不容易送走的!”

康楠听明白了,Lucky有可能是她家的,便问道:“大姐,这是您家的狗啊?我前几天在路边捡到的。”

小女孩儿抱着Lucky激动得快哭了,不停地用手抚摸Lucky的头,委屈地说:“露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Lucky耳朵靠后几乎贴在头上,嘤嘤地叫,尾巴通电一般摇个不停。

摊主看见这一幕,面露难色,回头对康楠说:“对不住啊,这狗确实是我们养过的。孩子喜欢这小狗,养了好几个月,但我们过两天就要搬走了,这片地马上要收回重建停车场,我们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别的地方再做买卖,可能先回老家了,孩子也该上学了。这狗带不走,我就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就把狗先送走,孩子心理上也能有个过渡,怕临走了再送走更难受。”

康楠不忍再多问之前他们把狗送到哪儿去了,几年前她看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哭得稀里哗啦,现在现实版就在眼前,她忍不住一阵心痛。面对摊主的境遇,康楠没有任何理由指责,同是背井离乡到北京为了生存打拼,她完全理解那份辛苦和酸楚。Lucky是幸运的,很快就遇到了她,虽不能大富大贵但至少温饱不用发愁,她收入稳定,遇到重大意外弃养的可能性也不大。尽管对小女孩儿来说,和自己心爱的伙伴分开太过残忍,但小女孩儿随着长大难免会面对分离,这是成长的必修课,她有一天一定会明白的。

康楠温和地对摊主说:“大姐,情况我基本了解了,你要是放心就把狗交给我,我们留个电话,等你再回北京,可以随时来看狗,我也可以定期把小东西的照片发给你。”

大姐听完连忙点头:“谢谢姑娘,又漂亮又有爱心!”

这位大姐说话中肯,让人无法反驳。康楠笑了笑,蹲下来和小姑娘说:“原来它叫露娜啊,你把它照顾得很好,我答应你会继续好好照顾它的,你有时间随时可以来看它。只要你还爱它,它永远在你心里,是你的露娜。”

小女孩儿擦了一把眼泪,转身跑回去,拿起自己的书包,掏出来一个球,轻轻地递给Lucky,Lucky开心地咬住球。小女孩儿抬头看着康楠说:“这是露娜最喜欢的球。谢谢你。它还小,喜欢咬东西,喜欢乱跑,如果它做错事,千万不要打它、不要它,它很聪明,会学会听话的。”

康楠心里更不是滋味,抱起Lucky,递到小女孩儿怀里,对小女孩儿说:“你放心,我答应你,好好照顾它。来,我给你们拍张照片,你想它了就拿出来看看。”

说完,康楠拿起手机,给小女孩儿和Lucky拍了一张照片。加了摊主的微信,传完照片之后,康楠带着Lucky和球离开了菜市场。

康楠一路感慨,人和狗都不容易,且行且珍惜,顺便自我表扬热心善良,不知不觉又做了一件感人肺腑的好事。

康楠还沉浸在自我感动中,刚回小区,经过花坛,不知从哪儿蹿出一条高大的黄色松狮。

这只松狮像广告里追着姑娘跑的猎豹一样,突然冲过来,吓了康楠一跳,手里的鸡蛋差点儿给甩飞出去。惊魂未定,松狮开始冲着Lucky发出低沉的呜呜声,Lucky面对比自己高大数倍的“巨兽”毫不畏惧,同时做出了预备攻击的姿态。康楠还来不及拉走Lucky,两只狗刹那间打成一团,犬吠震天。

康楠第一次看到狗打架,整个人都慌了,惊吓之中意外地使用了头腔共鸣,女高音一般地喊道:“快来人啊!谁家的狗?”

松狮体形庞大,眼看Lucky被松狮按在地上,一时也看不见咬了哪儿。情急之下,康楠抡起手里的塑料袋猛砸松狮的头,边砸边喊:“松开!给老娘松开!”

康楠虽然身材看着纤细,但力气还是有的,上学的时候还修过女子防御术,用重物攻击松狮的头部也是凭借印象中面对对手时做出的反应,想赶紧让两只狗分开。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康楠的动作太快,而且声音洪亮,气沉丹田,要是没练过几年声乐都不能喊得这么响,把对面的松狮也吓得一愣。

这时,从后面跑过来一个黑衣女子,冲着康楠劈头盖脸地喊道:“干吗呢你?打谁呢?”

康楠看她是松狮的主人,赶紧喊道:“赶紧让它们分开!”

黑衣女子看见两只狗打成一团,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嘴里一直嚷着:“住手!”

康楠一股火从脚底蹿到头顶,再加上救狗心切,用足了力气,狠狠地用手里的袋子砸向松狮的狗头,同时使用了江湖上失传多年的“狮吼功”,连东北口音都出来了:“给老娘撒开!你个王八犊子!”

被砸了数下的松狮可能是感受到了康楠的强大气场,松了口,两只狗这才算分开。要是再不分开,估计康楠要急得像武松打虎一样骑在松狮身上抡拳头了。

Lucky满身口水,呜咽着跑向康楠。康楠一把抱起Lucky,赶紧检查它身上有没有受伤。

这时候,她们身边围过来很多闻声而来的邻居。

康楠刚缓了一口气,松狮的主人不干了,嚷着:“你凭什么打我家的狗啊?你看看,我家的狗嘴里都流血了!”

康楠一惊,不是应该自己先跟她理论吗?怎么她反过来还有理了呢?

“我家的狗走得好好的,你家的狗蹿出来就咬我家的狗,我还没跟你急呢!”

“你会不会遛狗啊?狗在一起玩很正常,你凭什么打我们家狗啊?”黑衣女子不依不饶。

嗬,还遇到个护犊子的主儿!

康楠怒视对方,单凭眼神就令人忌惮三分:“你要能管好你家的狗,我能打它吗?你看给我家的狗咬的!”她边说边找Lucky身上的伤,脸上、身上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这小东西真幸运,被这么大一只狗压在身下都没受伤。

“咬你家的狗哪儿了?我就看见你动手打我家的狗了,我家的狗嘴还出血了,怎么办?”黑衣女子怒吼着。

康楠看到那只松狮嘴里确实出血了,哈喇子都是红的,可不到一秒钟就发现事情不对,自己明明是受害者,Lucky是受害狗,怎么就被人家指着骂了?

别看康楠平时对待客户如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朋友温柔可人,可遇到事了,她也一向不怕事,她崇尚的是和命运直面硬刚。毕竟她是在民风彪悍的东北长大的,从小就和一群男孩儿爬雪山下松花江什么的,并且继承了“能动手就别吵吵”的“优良传统”,经常把欺负她的小男孩儿追得提着裤子哭着喊娘跑回家。上了初中之后康楠才淑女起来,虽然是收敛了脾气、修身养性了,但小暴脾气想用的时候还是能说来就来的。

“那你什么意思啊?不服就打一架啊!”

喊出这句话之后,康楠心里莫名地爽,仿佛自己是劫富济贫、铲恶锄奸的女侠,后背的披风在风中摇曳。

对方听完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康楠回复得这么直接!但明显对方也是个硬茬儿,指着康楠道:“你以为我怕你啊,你给我过来!”

康楠刚要过去,但脑子转了一下,黑衣女子长得比较彪悍,一副很没教养的样子,撒泼应该是本行,动手能力目前难说。自己虽然学过防御术,但防御和搏击还是有些区别的,万一对手不按套路打,加上自己许久不运动,不见得能一招制胜。如果没有一招制胜,来回几个回合,岂不是被周围邻居看了笑话?

脾气不好可以,但脸还是要的。

想到这里,她又看了看怀里还喘着粗气的Lucky,指望它打架是没戏了。那动手的结局很有可能是狗也打输了,人也打输了,从此在小区里人也抬不起头,狗也抬不起头。那可不行,名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重要了。

康楠换了个口气:“想让我打你,回头你和你家的狗一起讹我,门儿都没有!”

黑衣女子怒道:“谁讹你了!就是你动手打我家的狗!走,跟我去宠物医院!”

康楠见这女子真是难对付,只能发动舆论的力量,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一个八度:“你看!这小区里这么多人!也这么多人养狗!就你的狗乱窜!今天能咬我的狗,明天就能咬别人的狗!今天咬的是狗,明天咬的可能就是人!你要是和人讲道理,对狗负责任,我才懒得骂你!”

黑衣女子被康楠气得头上冒烟,下一秒钟就要扑过来和康楠一决胜负了。

这时,从康楠身后飞过来一个网球,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松狮的脚下。松狮见到球本能地用嘴叼了起来,开心得连蹦带跳,完全把刚才的争执抛在了脑后。黑衣女子一看自家的松狮一边玩球一边打滚儿,转眼从狮子变成大猫,整个场面的氛围都变了,前一秒钟还是斗兽场,后一秒钟就是游乐园了,黑衣女子的气势怎么也撑不起来了,气得直跺脚。

康楠回头,发现了刚刚抛球给松狮的人。一个个子高高、气质儒雅的男子,只见他一身运动装备,一只手拎着运动包,另一只手拿着网球拍,一看就是刚打完球回来。

“都是邻居,别那么大火气,你看,玩起来不就没事了?对于狗来说,没什么事是一个球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个球。”和网球男子同行的另一个男人笑着说,他手臂上的文身格外显眼。

倒是扔网球的男子一句话也没说,看着康楠,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

周围邻居眼看危险解除,也纷纷凑过来,力挺康楠,指责黑衣女子。黑衣女子一看占不到便宜,悻悻地带着松狮离开,松狮走的时候嘴里还紧紧咬着网球。

“球不要了?”“文身哥”问。

“嗯。”“网球哥”说完就往前走,再没多说一句。

康楠已多年未与人发生过正面冲突,这一次竟是因为一只狗,内心一时无法平静。她看了看网球男子,点头示意,嘴上却并未说出“谢谢”,迅速带着狗从人群中离开。

康楠抱着狗在楼下绕了一圈才回家,生怕再遇到黑衣女子。乘电梯上去,电梯开门的一刻,康楠差点儿叫出声来。赶在康楠尖叫之前,对面的黑衣女子率先尖叫:“你跟着我干吗?有完没完了!”声音穿破楼顶,小狗们仿佛受到了惊吓,竟然没有像刚才一样打架。

康楠定了定神:“谁跟着你了?我家在这儿!”

“你家?”

“对!”

“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也没见过你啊!”

“哼!”黑衣女子翻了个大白眼后,打开了康楠家对面的大门,带着松狮消失在楼道里。

竟然是对门的邻居!

康楠十分惊讶住在自己家对面的人竟然是她!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真是冤家路窄!原来不出门也就算了,现在要每天遛狗,抬头不见低头见,想想都头大。

Lucky倒是收放自如,已经从刚才的紧张委屈模式调整为惬意舒适模式,吃完了早上剩下的狗粮,趴在狗窝里,和披头散发的康楠比起来,简直像个小淑女。

回想以往安静舒适的周末,今天格外鸡飞狗跳,让康楠出了一身汗。她给狗的碗里加满了狗粮,自己撕了一片面包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担忧自己的未来。

刚过30岁的时候,康楠想得最多的就是乘胜追击,拼命工作,努力折腾,获取财富,这是唯一能让自己的青春保险、升值的途径。如今眼看过年又老一岁,康楠开始想,按部就班的生活最好,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里,少一点儿意外和不可控,即使没有惊喜,也不要有什么惊吓。

但她并不知道,更刺激的,马上就要来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重生
  2. 热血都市
  3. 古风架空
  4. 霸道总裁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