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御用风水师
御用风水师

御用风水师

北三爷 / 著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6-03 11:46
《御用风水师》是一本由北三爷创作的小说,小说讲述的是解九张大姐之间的故事,这本小说最近非常的受追捧,很多小伙伴都在找这本书的阅读途径,今天本站带来了这本“御用风水师”的完整章节,感兴趣的书友快来看看吧。天下五术,五行之外唯有风水!少年解九传承风水术,历经十年苦修,辨凶祸、驱邪士,驱除本地神棍,成为一代御用风水大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投诉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自古当官的躲不过盗墓,算命的干不过走活,刽子手最害怕风水师。

我叫解九,是个地道的南方人,在我之前,我妈共生了八个娃。

我那不靠谱的混蛋老爹深谙生娃致富的理念,将我卖到了县城里三大爷家。

三大爷是个孤寡老头,会风水相术,易经八卦样样精通,可惜打小就没娶过媳妇,后来说是命宫逆运,命中如此。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三大爷原来是根不中用了。

跟了老头子二十多年,自然也学会了不少风水堪舆的本事,后来三大爷因为喝了点酒,调戏了个女乞丐,被送了进去,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接手铺子。

不过三大爷多年来没有积蓄,城里头到处都在拆迁,唯独这老胡同纹丝不动,上门来咨询风水的寻了半天还跑了,开张都是困难户。

眼瞅着就要饿死了,不过好在这天下午,我躺在椅子上,门口边上的竹铃铛忽然响了。

我一听,顿时来劲了,木节贵人,必有横财。

果不其然,一个身穿貂皮,手提LV包的妇女走了进来。

这少妇略带风韵,眼含秋波,看样子做的行当是风尘俗业,这种人在我们风水相术上讲叫梅花印,赚不得钱。

我一看,顿时气没了,问是看风水还是算命。

少妇狐疑的看着我,上下打量,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会风水吗。

“三大爷呢?”少妇问道。

“走了!”我也懒得解释,少妇惊愣了片刻,神情有点惊慌:“死了吗,那我女儿怎么办?”

我不晓得三大爷答应了人家什么,不过眼角瞥见少妇取出了一张照片。

那照片上有个大眼汪汪的女孩,长得很白,特别的漂亮。

我问少妇是不是三大爷又祸害了良家妇女,这老家伙的秉性有点令人着急。

少妇摇摇头,说前几日她女儿车祸死了,原本送到火葬场,但送进锅炉的时候,这火就是烧不起来。

她打听了一路,知道三大爷走的是偏门风水,这才上门。

说白了,就是三大爷价钱便宜,贪点心。

这软活硬活,但凡能解决温饱的就是好活,我也来了劲头。

可是一听是火葬场,颇为犹豫。

风水上,最不能接的活有三种,一是阴活、二是官活、三就是这火葬之地。

这一二略微有点讲究,日后自会有详解,就说这火葬之地,本就是风水鬼地,阴气很重,一不小心就会沾染邪祟。

少妇看我犹豫不决,以为是钱的问题,甩手就给了几张大钞。

我一瞅,心头一咯噔,这晚饭钱着落了,但是身为风水师,道德情操还是要把持住的。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命格不好,那地方……”我想起三大爷说过我这命就是冲煞命,尽量别去死人的地方。

但少妇却没听进去,她不满说:“一看你就是穷酸命,活该。”

嘿,这老娘们还挺嘴刁的,我这脾气一上来,正要开骂。

结果少妇又丢了几张大钞在桌上,我立马焉了,谁能跟钱过不去。

说实话,这女人挺会来事,看我一愣神,还以为不满意,干脆往桌上丢了张名片。

上面写着“红浪漫经理张大姐,欢迎前来”,尾号还留了一串电话号码。

张大姐朝我抛了个媚眼,然后兰花指一翘,扭动两下,我一个激灵,默默的将名片收了起来。

这事也算是答应了下来,张大姐拉着我就往外跑,临走时,我忙抄上家伙。

火葬场位于城边西郊,是个偏僻之地,但等到了后一看,这风水还算不错。

四周青山环绕,尤其两旁山坡有龙虎盘卧之势,火葬场四周建有冬青树,起到祛除魑魅魍魉的作用,在风水上,管这叫地葬。

此时天色也快要黑了,四周阴风阵阵,很明显这是阳气不足的征兆。

出于谨慎,我催促张大姐赶紧带我进去看看,完事赶紧溜。

路过门口保安室,里头的保安压根就不理会我们,管自个看着手头的性感杂志,也是,谁没事闲着蛋疼跑到这鬼地方来。

这火葬场乃是用奇门八卦排列的,开门设置在西北,生门放在东北,阳人由开门进入,由生门出。

焚尸楼在西南,西南是死门,同时还是八卦中的坤卦,坤乃地也,地大能容。

一进里头,我就察觉到不对劲,这地方风水也没问题啊。

张大姐领着我进来,在焚尸楼大门口,我看到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一介绍,才知道叫武馆长。

这武馆长显然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屁颠屁颠的上来,拉着张大姐的手在那哭诉。

“你们可来了,这尸体赶紧拉走吧,邪乎的紧啊。”武馆长眼泪鼻涕直流,这不是害怕,而是心疼。

那锅炉一天不开工,他也损失不少钱。

对待这种贪财的地主,我一向秉承剥削到底的原则,于是让其带路。

焚尸炉位于一楼西边,穿过一条寂静的走廊,闻着空气中那淡淡的煤灰味。

武馆长领着我和张大姐来到了一处焚尸炉边,此时锅炉已经停了。

那冰冷的铁尸板上,躺着一具尸体,上面盖着白布。

说实话,我还是头一回碰到死人这玩意,三大爷也没让我实践过。

张大姐在一旁抽泣,那咯咯的声音让我特别不舒服,于是让她打住。

随后,我问武馆长能否打开看看,他犹豫了下,好像特别忌讳。

人死为安,都到了最后一步还要掀白布,就等于是踩了人家的尊严。

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然后掀起白布一看。

一张俏丽的脸蛋顿时让人眼前一亮,这女人实在是漂亮,可惜啊,已经没了血色,看起来苍白的像白纸一样。

心里头在怒骂哪个不长眼的司机给撞死,要是给我当个媳妇,少几年寿命都成。

可当我白布微微一拉,作为男人,心里头还是有点激动的。

我看到了女人的肩膀,起初还挺小心,可是一看,咦,不对。

女人的肩膀有一片如蜘蛛一般的黑色血管,这在风水命理上属于黑风煞,说明这女人生前受到过虐待,怨气很重。

下意识的,我看到女人少了一只耳朵,心头有点不安。

张大姐非常不满,问我豆腐吃完了没。

我尴尬的放下白布,这老娘们说话挺冲,我这是吃豆腐吗,是为了研究豆腐。

尸体的死看样子是属于脏东西入侵,我让武馆长先开火试试看。

武馆长倒也爽快,急忙跑到边上,然后狠狠一按开关,只听锅炉里头传来咔咔两声,就是不起火。

我掐指一算,此地为西南,坤地火,按理来说火势应该非常旺才对。

那不起火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这女人死的冤,而且阴气很重,她这是不想走。

但我这人一惯都是嫌麻烦,替人伸冤不是我的本职工作。

“风水没问题,武馆长,去弄两个石敢当。”我吩咐道。

武馆长把我当成了风水大师,不敢反驳,这地方有石敢当是自然的,毕竟是用来镇压邪祟之用。

不过这女人死的邪乎,我向张大姐问了生辰八字,掐指一算,才发现女人的四柱八字竟然全部为阴。

死的时候正好还是在子时,很是巧合。

要想送走人家,就必须要开香桌,趁此机会,我向张大姐要了几千块说要祭死人。

张大姐很是肉疼,死活不愿意,我说这尸体不烧,头七一定会上门,这老娘们被我连哄带骗的才拿出来。

摆完香桌,从随身携带的布袋里拿出个香炉,点上天香,在香上缠绕两条红绳在死人脚上。

等到武馆长背着两块沉重的石敢当回来,我让他摆放在生人位,离死人十米开外。

这玩意可是我们的保护神,我掐算了下时间,对张大姐说:“今晚上你拿白蜡烛跪在地上,记住,千万别抬头。”

张大姐连连点头,其实啊,这女人烧的时间点不对,按照其生辰八字,必须要选在风水阳火最旺的时候方可。

火葬场白天接待死人很多,故而阳气极阴,只有到了晚上才能下手。

然而我这半吊子的风水师还是失误了,等到晚上,武馆长在一锅炉开关边上,张大姐跪在地上。

但是这老娘们肾不太好,等到晚上,说是尿急,没办法,我只能代替她的位置跪在地上。

等到夜里十一多左右,惨白的焚尸间内,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惨白的灯光明暗不定,这是恐怖片里的骚操作。

我隐约间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然后抬头一看,声音似乎是从里边传来的。

不过焚尸炉已经关闭,也看不到里头,但是香桌上的供香忽然间亮了几分,绳子一紧。

我心里头松了口气,这表示死人在吃活人的供奉,可就在这时,张大姐回来,从我手里头拿走白蜡烛后,还没跪稳,一个放屁声,蜡烛熄灭了。

我一脸幽怨的看着她,张大姐挺不好意思的,说坏了肚子。

这女人就是屎尿多,我取出打火机准备点火。

忽然间,那条红绳咔嚓一声,而后锅炉内响起了咚咚的敲击声。

猜你喜欢
  1. 穿越重生
  2. 热血都市
  3. 古风架空
  4. 霸道总裁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